这一个世纪

  因为瞌睡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向向决定去找杯水喝,在转身之前,她想了想,要我模仿她瞌睡的样子,直到她回来才容许恢复我原来的身份。“否则,早上你自己去买早餐啦!”

  我轻而易举地模仿了向向瞌睡的模样,为了更逼真一点,我眼前特意摆放着她的一张照片,那些笑意,那些眼睛里面的光和曲线,透过眼睛进入到了我的大脑生物电波,如果说错了这个词,那就当是正确吧,我要说的是,我的大脑在悄悄地模仿着她,乃至于我的眼睛慢慢融化,变成她的那一对了,更要紧的是,这样的变形似乎把我真切地带进了她层经在过的空气中,就好像一件袍子,她曾经穿过,现在我穿上,我能体会到她的全部感觉。

  “好瞌睡啊!”我这样叹息着,大脑里面时不时涌起瞌睡的浪花,我看见向向赤脚在石头上跳着,从一块石头到另一块石头,然后她又倔强地将自己锁在厨房里,立志要做一道菠菜炖豆腐出来。

  我就这样一直晃着脑袋,听见她在客厅里走动,打开冰箱门,又关上了,她有可能拿了几颗李子出来;然后水龙头被拧开了,水哗哗地流淌着,这让我坚信那水清凉且透彻,冲进玻璃杯里又溢出来,最后在李子光滑的表面轻巧地滑过,然后进入了水池。

  事情就是这样,她回来时,嘻嘻笑着,在我额头上戳了一指头,“好了,现在不用啦!”我从瞌睡状态中解放出来,倒在床上恢复到了我原来睡着的样子,而嘴里,叼着她给的一颗李子。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在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