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的困惑时代帮他解决了

有些小说会成为历史标本存在,这个意思是说,它处理的困惑随着时间的转移不再成为障碍,当时尖锐、有力的主题也因此成为一个档案。在我看来,《我爱美元》就是这样的一个作品。

大约在90年代中期,商品经济大潮突然扭转了世界的角度,首先从财富开始,金钱的欲望变得迫切、汹涌,随之而来,是性的变化。这种冲决让人发懵,生活在其间,会不认识这个时代。

《我爱美元》的情绪正是基于这两点发生,它对性的敞开书写,对美元的调侃欲望,在这个时期,具有破冰的力量。也就是说,它够尖锐。

在同一时期,这种情绪在歌词中多见,比如张楚的《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郑钧《商品社会》、崔健《无能的力量》也在对这种变化做出反应。

然后,一切都尘埃落定了。谁也阻止不了整个社会大踏步地进入到发财的成功列车之中,而性,已经不成为禁忌,或者说尽管官方媒体仍然在例行公事地表达清教徒式的禁欲立场,可这无法变更性的敞开方式。

基于这种变化,《我爱美元》的第一主题因此退隐到一个不再重要的位置。反倒是父亲和儿子的关系慢慢成为一个可以玩味的对象。衰老、作对、同情、悲哀,如此复杂,又如此纠结。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听席琳·迪翁《我心永恒》二十周年纪念演唱

霹雳舞,陶金和80年代的记忆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