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裳

下午,我和铲子,剪刀在花园里度过
洒水壶已经倒空了三次,球球
在青石板上趴着,偶尔摇着尾巴
适度的劳作,在玫瑰手指般的天光里
石虎林的朋友,也自杀在这个时刻
在更早之前,谢小中记录过另一个青年
他跪在祖坟地里,两周之后
有人发现了他和他身侧的农药瓶
所有这些青年结束的乐章,让我沉默
让黑铁的铲子醒目
宇宙的射线也在迅疾地驰来
当它铲下杂草和无序的植株
鲜嫩的剖面和汁液
暴露在连神灵都逃避的命运前
多么残忍的事,多么难堪的说不出口
尤其是,每一个人
都披着各自千疮百孔的衣裳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在世

中美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