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的诗歌,或者智性的诗歌

早起读到黄灿然的一个访谈,里面谈到了理性在诗歌中的地位问题。其中重要的可能是他提到,“哪怕一个人是诗歌的内行,他也往往受这种思想的影响。”

记:你的一个朋友曾经这样评价你。他说你是一个好的诗人,但是因为你的理性妨碍了你,使你不能够更进一步。你觉得他的评价有没有道理?
黄:为什么理性在这里成了一个贬义的词呢?我知道,已经不止一个人这样评价我。我倒觉得,从历史来看,我们中国的诗歌一向就缺乏理性这一类的诗歌,就缺乏心智成熟的诗歌。而我认为,这一类的诗歌是比较重要的。我觉得到现在我也不可能把自己变成一个浪漫的人了。
记:可能人们对诗歌的理解存在着比较大的差异。
黄:对,他们把诗歌定义成了浪漫的、无意识的产物。就像人们常常认为的那样,诗人就应该是这样,啊,多么浪漫啊。哪怕一个人是诗歌的内行,他也往往受这种思想的影响。我觉得诗歌创作就意味着你选择了某种东西,你就要放弃另外某种东西。我选择了理性的特质,我就得放弃浪漫的感性的一些因素。并不是说,我非要选择一个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而是因为我长期的积累,以及长期的判断,我的性格和兴趣都决定了我要写更符合我自己的诗歌。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贝奥武甫》笔记片断

中美大战

“讲述”与“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