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奥武甫》笔记片断

  作为英国8—10世纪时期的史诗,泛泛谈论《贝奥武甫》的特点毫无意义,比如它作为史诗体裁在内容方面的限定,贸然去谈,可能只会是将故事复述一遍,有的抽象,有的罗嗦,差别也仅此而已。我感兴趣的是在这些诗行中所埋藏的另外一些东西,这些可能更贴近文体、技法以及感受力的表达。

《贝奥武甫》的片断雄壮至极,其中又渗透着写作初期对人世深沉的悲壮之感。

  假如我们将写作行为理解为一个完整的过程,也就是说,写作不是个人的行为,它自身具备独立的命运与历史,从第一个作品开始写下,到现在无数个笔头或者键盘的敲击,都只是完整意义上写作的自我发展,那么从贝奥武甫可以清楚地看到早期写作某些激动人心的色彩,它们是对壮阔世界的张望与敬畏。这之中既包含着对自然的极力开拓、也包含着对人美好品质的反复诉求。因史诗是处于文化初创时期的作品,所以其中自然也涵盖了人所能设想的一切理想品质。而这,正是早期写作质朴又撼动人心的力量所在,它们正义、责任、英雄气概,即使是悲伤,也显得如此磊落而真诚。

  从技巧方面来讲,这些诗篇铺陈的方式仍然是具有启示意义的。在小说尚未承担笼括宇宙重任之时,史诗的抱负,就是对世界用文学方式给予整理,这不仅体现在整体的故事构造中,而且也深刻落实到了具体片断的拓展之中,比如《塞西尔特的海葬(26-52行)》,这个事件通过对海葬所涉及的器物详尽的描述得到了表达,里面赋体色彩非常浓重,悲痛雄厚而不夸张。现代诗歌对赋体的采用,有可能会提供一种新的景观,当然,这里面内容的安排必须改变,如果现在作这样的器物铺陈,那很可能只是懒惰。反而是絮絮叨叨可能会更接近于这种古老技法的本质。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在世

中美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