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父亲蒙头大睡时发出的叹息

他淹在一月偶尔闪烁的光亮之中
  像是陷入老迈的一颗苹果
  皱纹、身体里面磨损的零件、滴滴答答的时钟
  堆积在身上,长啊长,将一棵魔法的树浇灌
  
  他从没奢求这树结出灵异的果子
  他在想啊想,要做一个春天的退休花匠
  将绿枝剪出空空荡荡
  将下午逼迫到房子里面火焰的声响
  
  这是说天空重新睁开了眼睛在看他
  他的母亲隐入星群
  多少年过去,那颗星在他心上从没坠落
  
  该承认了,我从没有想到过他曾经是一个儿子
  他为我叹息,并埋头假寐,僵卧在土做的床上
  他肯定心如刀绞,两重的忧伤正在将他打击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在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