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东西

  在上一周,电脑出毛病了,首先是杀毒后浏览器无法打开,换了opera也无济于事。这种情况下,一般万用灵药是重装系统。有两个晚上,我的时间消磨在重装系统的过程中,但问题是,键盘也失灵了,无法操纵系统盘到重装的界面。
  小贺在屋子里游荡,过来说:“电脑是个坏东西,电视也是。”我苦笑,回答他说:“把电视关了,电脑扔了……”想了想,补充说,“把书给烧了,把人给埋了。”
  周六起得早,在屋子里读了一早上的书,下午终于忍不住,背起电脑去单位,将台式机的键盘装在电脑上,成功地完成了系统重装。就这样,电脑变成了一个纯粹的阅读器。
  但现在,好消息是,键盘恢复了。不知道它是从感冒中恢复过来,还是睡醒了。不过,保不准哪天它又重新罢工。谁知道呢。向向说:“奇迹。”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听席琳·迪翁《我心永恒》二十周年纪念演唱

霹雳舞,陶金和80年代的记忆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