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健康平安吧

  父亲今天生日。中午的时候,他将电话打了过来,一接通,没理会我说的生日快乐,张口就问,怎么不打电话呢?他的语调一贯的沉稳平缓,没有责备的意味,更多是借着这个机会,要我的声音出现一次。
  后来母亲接过去电话,说是两个姐姐电话都已经打过了,从一早上就在等我的,等急了,就先打电话过来,也没什么事。听那声音,有几个亲戚过来,正在大声地说话。
  晚上打电话回去,母亲补充了一些细节,说是大哥的几个朋友过来,中午的时候在家喝酒,他们在卧室里面看电视度过。
  按风俗,这种时日,晚辈过来的越多,长辈也就越荣耀。父亲过60大寿的时候,我还在老家,特意叮嘱朋友前来捧场。自此以后,他的生日我就缺席了。
  父亲已经年老,心情越来越坏,电话中几次向我发脾气,提起不祥的字眼。他在村子里面住,越来越在意村里人的言语,他希望几个儿女幸福光鲜,这样的局面才会让他满足。
  我跟他不敢说话,只好对母亲讲,我们都活着自己的日子,在意他人言语,那和活给别人看有什么区别,母亲不辩解,只是劝我别对父亲生气。我怎么会呢?我有我的意见,父亲有他的法则,我理解他。
  退休以后,父亲开始练习书法,现在每日在楼上书桌前写几个字,偶尔会有远近的人过来跟他讨字,这也是他满足的一点。
  我仅希望,他能够放下我,为自己多活一点,别操心,放松身心,以健康长寿为尚。对母亲的期望也是如此。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在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