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莱辛,女性命运的敏锐声音

多丽丝·莱辛,2007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今天在她伦敦居室外面(周四)


  多丽丝·莱辛出生于波斯、在南非罗德西亚长大而目前居住在伦敦,她深刻动人的自传性写作在各个大陆获得了成功,这些作品同时反映出了她和她那个时代社会及政治主题的紧密结合。

  在斯德哥尔摩宣布获奖消息时,瑞典文学院对她的评论是,作为“一位女性经验的史诗性作家,她以怀疑、热情和梦想的力量将分裂的文明置入了自己的关注视野。”获奖奖金达100万瑞典克朗,大约折合美元160万。

  这个月将度过88岁寿辰的得莱辛女士一直没有完成高等教育,她通过广泛的阅读来进行自我教育。她已经写出了数十部小说、戏剧以及非虚构类作品和两部自传体作品。她是第11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女性。

  莱辛女士是通过一大群聚集在她家门外的记者获知了这一获奖消息,她当时刚和儿子从医院回来。“我有一点惊讶,因为实际上我已经忘记这回事了,”她说,“我的名字列在那个候选人名单里已经好长时间啦。”

  屋里传来持续的电话铃声, 在重新考虑之后莱辛女士说,她自己获奖并不意外,“因为这事似乎持续了差不多40年了,”她暗示作为提名候选人自己等了有多少时间,“他们要么准备在我彻底睡去之前的某个时间将这个奖给我,要么就根本不打算给。”

  莱辛女士身形富态、反应敏锐,只是听力有点艰难,不久,她致歉说自己要进屋去了,“现在,我准备进屋去接我的电话,”她说,“我祈祷我在上楼的时候能找到一些合适的句子,从现在开始我就将使用它们。”

  尽管莱辛女士对社会和政治话题充满热情,但是她不可能像她前两位获奖者土耳其奥罕·帕慕克与哈罗德·品特那样备受争议,他们关于当前政治形势的观点导致评论家怀疑瑞典文学院选择他们获奖有部分非文学的原因。

  莱辛女士的突出贡献或许是她通过她具有穿透力的小说《金色笔记》对一代女权主义的激发。瑞典文学院评论说,“风起云涌的女权主义运动视它为先锋之作,它被归入提供了20世纪男女两性关系新视角的众多杰出作品之列。”

  莱辛女士坦率直白地书写女性的内部生活,并且反对女性为了婚姻与孩子应该放弃自己生活的观念。《金色笔记》出版于1962年,讲述了希望能够自由生活的女性安娜·伍尔芙的故事,在某种程度上,它也是莱辛女士的自我写照。

  因为她诚实地描绘了女性的愤怒与侵略性,她被人攻击地评论为“没有女人气”。在回答这一攻击时,她这样写,“很明显,许多女性思考、感受、经历的事情被当作一件可惊奇的事情来对待了。”

  尽管她被当作女权主义的早期英雄,莱辛女士后来拒绝视她自己为女权主义者,为此,她甚至遭受到一些英国批评加和理论家的嘲讽。

  莱辛女士原名多丽丝·梅·泰勒,1919年出生于伊朗。她的父亲是一个银行职员,在那里,莱辛女士度过了她后来描述的悲惨童年。

  15岁时,她离开了家庭,并在1937年移居罗德西亚南部的索尔兹伯里(Salisbury,现在的哈拉雷harare),在那里,她从事过接线员与护士的工作。她19岁结婚,并有了两个孩子。几年以后,因为感觉受到束缚,所以抛弃了家庭出走。后来她与戈特弗里德·莱辛结婚,戈特弗里德是左书俱乐部的核心成员,一个左翼活动家。他们有一个儿子。

  莱辛女士在非洲加入了共产党,1956年匈牙利危机时放弃了马克思主义理论,探寻当时的情况,可以看到一些英国的理论家对她的选择提出了批评。

  当她和莱辛先生离婚之后,她和年幼的儿子皮特移居到了伦敦,在伦敦,她开始了文学生涯。 1949年,她的小说处女作《野草在歌唱》出版于伦敦,这部小说描绘了一对白人夫妇和他们黑人仆佣之间的关系。在早年写作中,莱辛将自己在殖民地罗德西亚 的童年生活写入了小说,以反映黑人和白人之间的文化冲突以及种族之间的不平等。

  由于她的坦率批评,1956年,南罗德西亚和南非政府宣布她为不受欢迎的外国人。

  当《金色笔记》在美国初次出版之时,莱辛女士仍然不为人所知。她的编辑,当时在西蒙·舒斯特公司、后来又供职于阿尔弗雷德·A·诺普公司的罗伯特·高特利伯( Robert Gottlieb)说,这本书仅仅卖出去了6000本。“但是那是非常有效的6000本,”高特利伯先生纽约家中接受电话采访时说,“阅读了她这部小说的人都被强烈地触动了,这让她在美国一跃成为知名作家。”

  在每年一度的国际图书节上,哈勃柯林斯(HarperCollins)出版公司的总裁兼总经理让·弗雷德曼说,“不管是因为文学还是因为女人,多丽丝·莱辛都是我们所有人的妈妈。”哈勃柯林斯出版公司最近20年来,一直负责着莱辛女士作品在英国和美国的出版事宜。

  莱辛女士其它的作品包括《好心的恐怖主义者》(The Good Terrorist)、《玛莎·奎斯特》(Martha Quest),她最近的一部小说《裂缝》由哈勃柯林斯出版公司在今年7月出版。她同时涉足于科幻小说,她近期的一些小说带有她深感兴趣的苏菲教派神秘主义的印记,她将苏菲教派理解为在个人命运与社会之间重要的链接。

  午在莱辛家盘桓了一阵子,那时鲜花已经送到、香槟开启,在电话暂时寂静的片刻,布莱恩后来说,她曾问莱辛女士,在她想来今年她获奖的原因是什么。

  “我不知道,”布莱恩女士说我们这位作家这样回答,“我真诚地感到惊讶,因为这么多年来他们都拒绝了我。”

  Motoko Rich reported from Frankfurt and Sarah Lyall from London।
  2007-10-12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在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