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时空体验

  人人都称颂它是一本杰作,我在这里置喙无所谓对它增一片瓦或消一块砖,只是叹息作为阅读来讲,它在我视野中出现的有点晚。

  04年夏天,8月,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每天在公交车上往返于右安门与北大之间,将近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要消耗在路途之中,那时,我在公交车上阅读的就是这本书,《后现代主义与文化理论》。

  此前不久,拜访鱼爱源兄,他在租住的社科院宿舍里,炖了鸡翅来招呼我。在他的床头,就看到这本书,里面密密麻麻划满了读书的记录。“这是一本需要反复阅读的书。”他当时如是说。

  我在万圣书园闲逛的时候,将这本书收到了我的书包里,这是它来到我书架上的缘由。

  在更早前,我选修佛教思想史结课时,宣方老师花了半节课的时间,一个人在讲台上抛开书本谈论学术与个人才智、谈论生命的短暂与智慧的可能,他慨叹,与整个文明相比、与人类智慧的无限边界相比,个人的一生是多么的短暂又渺小,而我们,所能做的仅是以静默的姿态无限靠近。

  子的弟子说,老师就像太阳一样,只能仰望,却无法攀登。我猜想说这话时,除过仰慕与崇敬之外,应该还有一种压迫的绝望。

  《后现代主义与文化理论》作为一个通道,一扇门,推开它时,却发现有那么多尚未察觉的部分,生有涯,而知无涯,真的如此吗?

  是为记。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听席琳·迪翁《我心永恒》二十周年纪念演唱

霹雳舞,陶金和80年代的记忆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