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山·房山

  上周接连几天往返在玉泉路和房山北市村之间,我脑子里时时在想,如果这是在老家,这段路上花的时间应该等于我从家门口上车,去了天水。而在那是,觉得天水是很远的地方。

  从六里桥东坐917,不久就上了京石高速,一路车走得快,在家里封闭久了,看着窗外开阔的空间,心里也开阔许多。我对向向说,由此可见,人不可以不远足,人不可以不去有风景的地方。

  袁宏道在满井游记里,写了初春时节东直门外的春寒景象。这一路过去房山,依然是初春的感觉。公路两旁的树木正在抽芽,远远看过去,冬天黑色的树干变成了一片朦胧的紫色。每一天,树都在变化,等我最后一次坐车从房山返回时,树上星星点点布满了嫩芽,像极了国画里面一支毛笔点染出来的效果。

  和良乡比较,房山要衰败的多,这应该是区政府搬去良乡带来的直接效应。当地的人说,这是为了离首都近一点。现在,任何一个地方,行政中心都会直接带来人群与商圈的聚集,这是很奇妙的事。

  北方大风降温的时节,我和向向穿着单衣,在房山的街上行走。这是09年3月12号的事,向向说,以后我要写自传,一定要记下今天的这一幕。另外的一幕,是我们在广州火车站周围不停地找出租车,那天一直下着雨。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听席琳·迪翁《我心永恒》二十周年纪念演唱

霹雳舞,陶金和80年代的记忆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