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诵个诗歌瞧瞧

  诗歌能否朗诵曾经是个问题,但现在不是了。并不是说,关于这一点已经达成了一个可以接受的共识,而是,众多节日的诗歌朗诵会已经形成了一个事实:作为表演项目之一,诗歌朗诵是所有赞美时节习惯性的内容。
  三八节要赞美妇女、五一要赞美劳动者、六一要赞美儿童、七一要赞美党、八一要赞美军队、十一要赞美祖国……在09年10.1将到之时,这种赞美将达到高潮。作为主流文化的一种表现形式,诗歌朗诵虚假的声音并不比其他的形式如新闻、主旋律影片等更堕落,但它以诗歌的形式出现时,因为这种体裁的传统神秘性,故而间接地让这种赞美获取了纯洁的表情。
  朗诵中的诗歌更接近于集体的催眠,朗诵者作为艺术家,动情地投入到声音的表演当中,通过种种修饰,让他们的朗诵之声显得诚挚、热情,彷佛呼号与祈求,所以,极致的朗诵境界应该是迷狂,这不仅仅是柏拉图意义上的神灵附身,同时,也是一种信仰的迷狂。作为忠信者,向自己信仰之物发出声音,借以靠近。
  在宗教仪式中,信徒往往直呼所信者的名,大声赞美并痛哭流涕,在交出自我之后,无条件地崇敬并诡异于他。诗歌朗诵,集体的诗歌朗诵,形式与意图不过如此。
  如果按照这种思路分析,诗歌朗诵却实在与诗歌无关,它关联的是咒语、祈祷词、谄媚、功利、丧失理性,在庄严的形式中直指虚假。
  但这实在是一种极为艰苦的事业,朗诵者在台上动情地表演,除非他们把自己长期地催眠,否则,真难相信在这些声音发出的时候,能够忍住翻动的恶心与呕吐。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在世

中美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