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

  感冒来袭的时候,向向躺在床上流眼泪。她不是在哭,而是,眼睛胀痛、鼻子酸,时不时一阵酸楚从鼻腔上涌,眼泪就流了下来。我在屋子里写字时,她就裹着被子睡觉。事情好像回转到很多天以前,我躺在床上昏睡,她给我做饭、拿湿毛巾给我降温、坐在我旁边盯着我看。

  去年的时候,向向感冒了,她难受的厉害,老是问我说一些可怕的事情。我安慰她,怎么会呢,不是的。可她还是担心。我们去了医院,看着大夫检查,最终放心回来。我有时不会转弯,不会体贴她。那次从医院出来,她生气了,一个人一直走了很远,在大冬天的街上,继续吹着受到伤寒的身体。

  一号早晨,雪在外面下着,她在床上坐起来,一定要打开窗户看雪。我着急地制止她,那种从未有过的大声音让她笑了起来,向我做了妥协。她招呼我过去看雪,她说,你盯着雪花一直往上看,看它落下来的轨迹。我看着,突然意识到,在很小的时候,我这样看过,但显然已经忘记了很久。

  病痛是让人心酸的体验。向向在病中,很明显比往常更多地想到老家。我记得,她向我回忆过小时候,在生病时父亲怎样照顾她。在我们未来的回忆中,是否也会有现在的场景。

  恩,坚强起来,感冒很快就好。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在世

中美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