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安,固安

  我们在三环边上登上了前往固安的943,这是中午12:45分,远郊班车迎着阳光向着北京南部行驶,公路明亮开阔,这种景象短暂地激励了我,似乎一个美好的前景正在前方等着我们。大约在半年之前,我们终于决定要找一套房子之后,固安就出现在了这个计划的列表里,虽然它排在最后的位置,但是每次乘坐地铁,看着大卫城的广告仍然会动心,那广告说“50万,在北京安个家!”。

  事实上这次旅行是妥协的产物,我们一直在后撤,从四环到六环,从京南一直到燕郊,最后固安终于来到了我们眼前。这个时刻,我想起崔健的歌词,他说,“突然一场运动来到了我的身边,象是一场革命把我的生活改变。”我们登上943,早已经知道生活会改变。在我们的心里,肯定都存在着对固安的想象,以为那是个安静的城市,几十年的树木覆盖着城市的街道和小区,在四季轮回的春风秋雨中,一种寂静但平和的氛围可以安置我们的身心。

  943沿着京开高速一路向南,高速两旁低矮的绿化带生长得极为勉强,尘土覆盖着树叶,破落的旧屋和路边翻起的土堆相互接力,一路顺着大兴向南延伸了下去。我和向向隐约感觉到了幻想破灭的危险,只是我们强自压抑着,不将这预感说出。我一直看着班车前部的显示时间的数字,能够尽快地到达成为安慰自己的理由。“看,毕竟只有一个小时的路程,还值得期待。”这就是我劝慰向向,并且不断暗示自己的话。

  09年正月时分,我和向向在广东江门去游玩,有一天我们坐着车,从新会出发去陆秀夫背着小皇帝跳海的崖门。公路在那些小镇之间搭建起来宽敞干净的通道,汽车行驶在上面,看见的是两旁湿润的农田和整洁的建筑,整个风景从容安定,似乎生活在那里的人即使过一百年也不会厌倦。

  但是从南三环一路向固安的风景却并不是这样,我们所见的是嘈杂、将公路拦腰截断的荒凉收费站、路边废弃的砖墙和生机黯淡的工厂、街边店铺和居民楼。这里是北京,这里是房价新盘每平到1万6的五环、六环。必然有人疯了,这些疯人里包括正在计划迁移去固安的我们。

  一个小时以后,943将我们抛在了固安县城的106国道旁边。向向问我说,这是固安县城吗?在公路的东边,是一排新修起来的平房,驻扎着烟酒商铺和房产中介的门店。在公路的西边,耸立着开发商圈地的广告牌,透过广告牌之间的缝隙,能看见荒废的农田。

  在一家中介门店里等候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中介开着车观看了固安县城。县城依靠106国道规划,最繁华的城中心有个几乎难以辨认的广场,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只在国道的东边,有一块长不过两百米,宽不过50米的空地预留出来。在这个十字路口,地理位置最好的商业楼街铺有几间关着门。

  我们看了两个楼盘,一个在城南国道东边大约500米的位置,路面没有硬化,汽车寻了一个缺口,钻进了小区。这是一个不大的楼盘,几乎所有的楼都是六层高,小区地面全部硬化,没有绿植与园林装饰。第二个楼盘是一个成熟小区,据中介说,是固安现房里面比较高端的楼盘。我们穿过马路边一个商业楼的豁口走到了位于背后的小区。这个小区果然不一样,在两栋楼之间有了一个长方形的花坛,看样子没有园丁料理。这个楼盘的均价已经到了6千,就在它对面十字路口的另一个楼盘,均价在9000。中介说,这等黄金地段,将来升值潜力巨大。

  可是,我们真要花这么多钱,居住在一个萧条局促的地方吗?我们在路边坐上943,一路回到南三环。将路边的烦躁工地再看了一遍。人人都在讲2900亿的南城投资计划,这么个大饼,画出来真的是为充饥吗?向向昨天晚上说,我想过塔莎奶奶那样的生活。塔莎奶奶居住的木屋有草地、有花园、树木,有牛羊和溪流。只是,这样的地方,起码在固安没有。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在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