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cal:秘密与风景

  Local在哪儿?站在纽约市中心曼哈顿广场思考这个问题,不会比站在上海外滩或北京前门思考时遇见更多的迷茫。Local无处不在,但却难以把握。这就是Local的现实。

  Local首先是一个不纯粹的地理概念,当开始审视,Local总是伴随着一些具体的地域图景出现,纽约、北京、上海……所有这些城市包含着一种可以被称之为Local的特征,它似乎有一个明确的边界,在高速公路上驱车经过行政地标时进入一个城市,仿佛就意味着进入包含在这个广大区域里面的Local。但显然,Local的概念并不是这样简单,它不是一块土地、也不是一个居住区,许多更加复杂的元素融汇在Local里面,它有云集的人群、城市风景、交通路线、悲喜与狂欢、语言与表演,所有无尽的生活尽在其中。Local是地理文化学的标志性词汇,在这里,地理区域与人群、文化融合在一起,形成了它独有的特性。

  Local毫无疑问包含着一种生活模式,广州人说粤语、泡茶楼区别于上海人更具国际化倾向的生活;北京的宽阔宏大又区别于上海的紧凑快捷。无论作为整体还是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Local里的居民每一言每一行都成为Local这一文化无可质疑的组成部分。尽管Local意味着生活在其中居民相互之间的统一和认同,但是Local之间,却体现出一种强烈而又鲜明的差异。这一切认同与差异,最为集中地体现在生活方式之中。

  但是,什么又是最Local的生活方式呢?最Local的生活方式其实是一种对共同秘密的爱好与遵从。这秘密首先是近似于行话的语言爱好,当一个Local里的人操着不为外人所熟悉的俚语、音调交谈时,哪怕他们谈论的是天气预报,那份微妙的骄傲也立刻将他们划归到Local里面,同时与外人划清界限。秘密不限于此,还包括着饮食习惯与历史习俗。他们可能共同喜欢辛辣的食物,彼此清晰关于Local里的历史掌故。

  这些秘密是如此众多,以至于将他们紧密地粘合在一起,最终从衣食住行的趣味相投产生出一种魔力,扩散到那种叫做文化的事物里面,因此他们或许热爱话剧而毫无理由地排斥演唱会,他们追捧足球明星而听不懂橄榄球的术语。最Local的生活就是这样,从最纯粹的物质需求到那种无形的艺术爱好,刻画着一个族群的群体特征,也涵盖着一个人的全部生活,从出生到走进坟墓,从清早到夜晚,甚至在睡梦之中。

  那些组成Local的特征总是成为最具地方特色的Local标志。语言、饮食、娱乐喜好、流行风尚、文化景观、交际习惯,甚至性格与习性都是Local里最具标志性的元素。1863年的巴黎,波德莱尔记录了巴黎的奇异景象,酒馆,画廊,闲荡在巴黎街巷之中举止潇洒、仪容高雅的漂亮哥儿、花花公子和怀疑主义者们,包裹在各种各样的时尚装饰里花枝招展的漂亮女子,这些都组成了巴黎的Local标志。而在2007年的北京,后海酒吧、798工厂、工体演唱会、巨大繁复的奥运场馆、出租车司机的时事热谈,则是这个文化混杂的都市里最醒目的景观。

  Local标志存在于街道、广场、建筑、公交,同时也在传说与书写中被无限放大。提及上海,在绝大多数上海人的心目中,有着“万国建筑博览会”之美誉的外滩始终是上海的Local象征,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外滩建筑群都是上海当仁不让的城市符号。但是,与其说这是上海的现实,不如说是上海的一个怀旧情结。连篇累牍的散文化怀旧篇章,已经将外滩、石库门神话为了上海的Local标记。这种扎根在无意识中的Local认同,遍布在任何一个有着自己历史的Local现实中。

  Local是一种具有魔力的集合。原住民生活其间悠然自得,他们熟悉这里的每一个典故与每一寸风景,他们熟悉彼此的笑容、沉默的表情,甚至熟悉吵架时对方下一步将要出口什么词语。这种熟悉让他们之间亲密无间,最终形成了一条Local纽带,将他们紧紧围绕在一起。这种Local如此密切,以至于很难让外地人真正融入其中。

  克服Local的排斥与陌生感,是一个文化认同与相融的艰难话题。首先是热爱,对于一个外地人而言,他人的Local始终与故乡有着血缘上的亲疏差别,异乡与Local的转化,正是融入lacal的最大难题。其次是语言,一个外地人会这样哀叹,“已经没有机会了,我无法像他们一样言谈”。然后是疏离与隔绝,那些街坊邻居生活在周围,但是,他们的生活却像天涯一样遥远。Local,这个封闭而又高傲的怪物仿佛天生就没有接纳的才能。

  但是,事情仍然在发生变化。一种无限的流动性正在抹平一切疆界,世界变平了,从小缩成了微小。移民冲击着Local固有的格局,新的Local正在每个人的参与中变形、生长。尽管如此,一些积极的行动仍然有益的,它可以确保顺利融入Local并获得心理的安全感。那么,从现在开始,遗忘固有的乡土观念吧,一个人的生活就应该在他所呼吸的地方;另外,怀抱热情去介入Local的生活,主人翁的心态最为重要。

  说白了,Local就是自由自在,生活着,并参与着,一切秘密不过如此。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听席琳·迪翁《我心永恒》二十周年纪念演唱

霹雳舞,陶金和80年代的记忆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