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一片破碎的世界

古往今来的小说多多少少想让这个世界清晰起来,变得可以认识,可以理解并且可以说明。

罗兰·巴特不认同小说的努力——小说赋予世界一种可理解的清晰性,世界被小说重塑、制造为一种决定论的神话学,世界再也不是不可说明的。他说:“它的每一事件都只是一种状况,而过去时态正是这样一种运作性记号,叙事者按照它把现实的迸发归结为一个细薄而单纯的动词,没有浓度,没有大小,没有展开,其唯一作用在于尽可能快速地把一种原因和一种目的结合起来”。

没有连续性的真理,而小说在编织谎言。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在世

中美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