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京飞鸟山公园


世界其实是个背影,是一团不相容的错误
有一天我来到飞鸟山公园,它教会我这知识
樱花落在里面,它滑过我的肩膀和呼吸去了里面
满地铺着明亮欣喜的三色堇,它们欣喜在里面
我沿着湖水往深处走,它们退后着又跟上来
它们涌动着压抑不住、长鞭挥舞的生机
温柔却又坚决地将我推开
它们汇聚成一张透明的面容审视着我
就像整个世界自成一体,而我不是世界,这错误……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听席琳·迪翁《我心永恒》二十周年纪念演唱

霹雳舞,陶金和80年代的记忆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