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



昨夜二月兰开花,短暂的枝条,戴着
紫色十字花冠站在院子里
它们不设防的天真唤来了一个梦:
她坐在我的身边,微笑着,像是星光,像是责备
让我软弱,交出手中的蜡烛
她没有问我这些年去了哪儿,也没有叫我的名字
就好像这一刻终于安定下来而不是归来
我记得那是在车里,橘色的,蜜糖一样的光线
她递给我 《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
亚瑟·叔本华,请你告诉我她要说些什么
我知道,她已经死去了很多年……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在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