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别处

image  我阅读的不是这个版本,那个要朴素一些。
  米兰·昆德拉似乎是在一夜之间风靡了整个中国,当时出版的小说集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笑忘录》、《为了告别的聚会》、《玩笑》、《生活在别处》等等。留在我记忆中的,只有《生活在别处》这一本。
  借助一些文字片段,我现在能够隐约回忆起来小说中的符号与风景,雅罗米尔、一个接一个的梦、涂刷在墙上的口号、青年社团、花式内裤以及由此带来的羞耻。
  如果记忆不差,雅罗米尔应该曾经翻过一扇窗户,背着书包独自行走在铁架桥底下,铁轨延伸,火车空阔。这一场景长久保留在我的记忆中。它可能暗示了我对雅罗米尔的理解,一个不合拍的人。
  想想他是怎样的处境呢?
  尽管青春在他身上,但他从来就没有靠近过那种集体的狂欢,因为内在的警惕,不管他怎样努力,在靠近那些场景、风尚以及群体时,总是显示出别扭的姿态。忘记对革命的暗示,这是一个格格不入的人的命运写照。
  所以,生活在别处,其实就是他的一种冥想,他伸出手,试图去捕捉真实之物,但没有实在让他抓住。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听席琳·迪翁《我心永恒》二十周年纪念演唱

霹雳舞,陶金和80年代的记忆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