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略特文学论文集

image  一直到去年冬天,我才完整地读到了《艾略特文学论文集》,书的主人是小源,在书页中,他做的眉批清晰可见。
  我从兰州归来之后,手里拿着一本借来的《西方文论选》,里面有两篇文章我反复读过,一篇是亚里士多德的《诗学》,一篇是艾略特的《传统与个人才能》。甚至,因为不得不归还那本书,我将《传统与个人才能》抄录在了自己的笔记本上。
  有时候,一个观点虽然不能够被完全理解,但它却产生一种强烈的吸引力,让人在很长时间里,谈论相似问题时总会想起它,并且模糊地加以引用或者辩解。在《传统与个人才能》,我所遇见的就是这样。
  艾略特说,“诗不是放纵感情,而是逃避感情,不是表现个性,而是逃避个性。”他说“诗不是感情,也不是回忆,也不是宁静(如不曲解字义)。诗是许多经验的集中,集中后所发生的新东西……”何以如此。
  在此前我曾阅读过艾略特的作品,真正的文学作品,对于他的权威的迷信产生了一种沉重的苦恼,该如何理解这些呢?
  直至我阅读新批评,我才部分地理解了艾略特的用意,直至我在当代诗人的言论中屡屡看到对经验的强调,并在阅读中看到前后的踪迹,事情才似乎明朗起来。那是一种观念,一种理论。重要的是我自己的位置在哪里。
  我一直很想完整地读完这本书,也就是《艾略特文学论文集》,我想知道,艾略特在其中还说了些什么。直到去年冬天,这个目的才终于完成。艾略特在其中仍然显得困难。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在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