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沃什词典

image  有时候,一个人进入我们的生活往往没有任何标记可以记忆,他好像是随着潮水一样的人流经过我们身边,但是渐渐地,他的重要性凸显出来,终至于让我们不能忽视他,并且热爱他。米沃什对我就是这样。
  我最先可能是在万圣书园买的《米沃什诗选》,当我在当当闲逛,看见《米沃什词典》的时候,也终于能够将它放进购物车带回家。这是说,那个时候,米沃什已经是我可以竭力向人推荐的重要人物了——对于他这样的诗人,不管声望如何的盛大,再推荐一次都绝对没错。
   还是先描绘这本书吧。它是个人历史、回忆录、一个叙述的声音。个人历史或许从来就被忽略了,习惯性的错误在两个地方,首先是将历史看作重大的集体性事 件,其次是个人完全的消失。所以,个人历史的意义就在于它首先是对自我有意义的,承认“我”并信仰“我”。无限的骄傲都应该沉入其中,并为此而发出声音。
  《米沃什词典》的立意尽在于此,他谈论自己所经历的人事时,也就在谈论20世纪。而这,往往更细密,更真实。
   我能想象一个诗人对文体的偏好怎样影响着他写作这本书时的构思。如果将文体和世界对应起来,那么长篇小说有可能是在模仿世界并试图给世界一个清晰的结 构,但这,可能吗?世界本身混乱不堪,崩塌为无数碎片,更诚实的做法无疑是呈现这些破碎的片段而不去先在地为它描绘脉络,这是一种诚实的美德,也是诗歌现 在的真实的力量所在,米沃什应该非常清晰地了解这些。他在用词条的方式、片段的方式述说往事时,何尝不是写作另外一本诗歌呢?
  译者北塔说,“而他晚年追求的文体风格却是明晰、简洁、朴素与沉着。”当老年到来,宠辱不惊,任何大惊小怪反而会成为羞耻,所以,这本书就此显露出来了一个平静的声音,而我又是多么喜欢这样的冷静。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听席琳·迪翁《我心永恒》二十周年纪念演唱

霹雳舞,陶金和80年代的记忆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