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代·海子

  对整数时间的着迷起码表明了两个事实,其一仍然是时间的奥妙无比,这里有对数的崇拜,也有对时间的观看。其二,则是一种解脱,也就是在某一点上将它召唤回来,而在其余的时刻,尽数忘记。
  3月26日,是海子自杀20周年,纪念已经悄然铺开。时间过去,可以在对待这事情上更冷静一些,所以,今天读到的一组文章,在提到海子时,说出了多少有意义的一些话。
  《1989 海子:一个自由而痛苦的声音归于静默》这篇文章提到了海子影响片段,其中,讲到了80年代:
  1980年代中后期,以北岛、舒婷为标志的朦胧诗时代已经过去,诗歌界,包括北岛本人开始重新审视《回答》这类诗,“在某种意义上,它是官方话语的一种回声。那时候我们的写作和革命诗歌关系密切,多是高音调的,用很大的词,带有语言的暴力倾向。”(北岛语)正是在这样的语境里,一种歌唱的、张扬自我理想、弥散浪漫理想摈弃世俗生活的抒情诗开始兴起。海子是此类诗歌的佼佼者。

  1980年代正从一个荒凉的漫漫长夜中醒来,是一个富有诗的冲动和精神诉求的时代,是一个在“文革”的废墟上重新为生存寻找根基的时代。海子的诗正是这样一个时代的产物。

  对于80年代,现在主流观点认为那是一个理想主义高涨的时期。这段话明晰地对这种观点做了描述。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北岛对朦胧诗的评价,从话语的角度分析,这话很到位。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听席琳·迪翁《我心永恒》二十周年纪念演唱

霹雳舞,陶金和80年代的记忆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