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向向在秋天

  我们在地图上查看着嘉园二里东门和马连道南口之间的距离,在下午三点,向向将要出门,去那边一个叫做爱尚时光的摄影室给人化妆。上一周,她接到一个电话,询问她是否有时间去接个化妆的活。电话是她去年曾经接触过的一个客户打来的,向向说,我现在已经不做化妆了,不过,如果时间允许,我可以过来帮忙。
  07年早春时候,我和向向在新会,宾馆里的电视上,刚刚朗诵过周迅的一篇文章,讲述她怎样坚持,怎样梦想。那时,我对向向说,做好计划,一直做下去,该会有不错的结果。向向一直想做个化妆师,她很用心很用心地去学。最后来到北京,坚持了两年多时间,期间的种种艰辛,难以讲述。
  我最后说,亲爱的,咱们不去做化妆了。我见不得她看人眼色,那个行业既然出头太难,不如及早抽身。我们两个,在这世上,寻找着可能的生活。
  从地图上看,向向要去的地方离我们住地很近,但真正走起来,却要绕很大一个弯。我说,打车去吧,你上二环,走丽泽路,转三路居路,就到了,记住没,给我重复一遍。向向这样重复,走三环,到丽泽桥,然后去六里桥,哈哈……
  说起来,她很久没有哈哈笑过了。
  3点不到,向向提着自己的化妆包出门了,这是干活,还是与自己中意的工作再次亲近,我希望是后者,哪怕她仅仅是从中感到一丝的乐趣……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听席琳·迪翁《我心永恒》二十周年纪念演唱

霹雳舞,陶金和80年代的记忆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