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写下去能够比较传统比较有尊严地饿死



  1、吵架
  陈晓明和肖鹰在吵架。陈晓明说,“中国文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他认为,原因有四,其一、汉语小说有能力处理历史遗产并对当下现实进行批判:例如,阎连科的《受活》。其二、汉语小说有能力以汉语的形式展开叙事;能够穿透现实、穿透文化、穿透坚硬的现代美学,如贾平凹的《废都》与《秦腔》。其三、汉语小说有能力以永远的异质性,如此独异的方式进入乡土中国本真的文化与人性深处,如此独异的方式进入汉语自身的写作,按汉语来写作:例如,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其四、汉语小说有能力概括深广的小说艺术:例如,莫言的小说,从《酒国》、《丰乳肥臀》到《檀香刑》、《生死疲劳》。
  肖鹰回答,"当下的文学在技巧上可能是'前所未有'的,但并不是新鲜的,也没有生命的热度和浓度。 '现在被个别批评家‘飙捧’的作家,都散发着‘前所未有’的颓败气味。"这怎么能算是前所未有的高度。肖鹰秉承的文学观念是这样的,“文学的创作当然要有自由的空间,要有作家的独立性和个性,但是,文学之所以具有价值,是应该将我们社会最基本的人伦观念、最普遍的人文精神输送给读者。”
  吵架涉及到足够多的层面,但根源在于对当代文学做判断的取向不同。两个人发型都是直愣愣的板寸,这种发型在十年前开始流行,关于当代文学价值的怀疑也持续了差不多十年了。
  2、用刀子来解剖自我
  虹影新书《好儿女花》出版,媒体仍然提供了足够多的火爆噱头来宣传,虹影在强调,“它是为了自我救赎。如同我前言所说,这本书是关于我自己的记忆,是关于我母亲的故事,那些长年堆积在我心里的黑暗和爱。”读者不要对号入座。从个人经历出发来写作虹影不是第一人,也不是最后一人。小说写到最后会是为什么呢?好迷惑的问题。
  3、寓言在这里于小说无益
  陈家桥在读《动物庄园》时,奇怪评论界、媒体和读者对这本书投注了太多的热评,在他看来,奥威尔最好的小说不是《1984》和《动物庄园》,他这样说,“它是一个十分武断的,从一开始便就限定为对一种政治公式、政治模式、政治分析方式的简单图解,它成了一种表演,以动物的名义,但没有人真正关心过在这个故事内部,在故事的原型和现场,叙事显得如此单调,机械,甚至呈现了一种枯燥的功利性。这显然是《动物庄园》最大的问题……”
  有时候,在传播的层面来看,寓言比小说要更为有效,这道理非常明白,大家在不便直说的时候,需要更简单的隐喻来指称其事。这大概就是《1984》和《动物庄园》被热读的原因。
  4、这么写下去能够比较传统比较有尊严地饿死
  不敢确定有多少人年轻时起过写小说的想法,真正动笔的都值得专门写篇博客文章来致敬。苗炜在谈论自己时说,20岁成长为文学青年,此后20年想忘掉这一点,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我努力了半天,结果全失败了,有一天偷偷看了一本 《收获》杂志,发现上面还有人用30年前的方式在写小说,我一想,这行当变化不大,这么写下去能够比较传统比较有尊严地饿死,所以我就这么做起小说来了。”
  “这么写下去能够比较传统比较有尊严地饿死……”是一句戏谑的话,多少却透露着写小说的艰难与自得。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在世

中美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