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尾花



中午坐在书桌前,窗外阳光进来,照见我一阵恍惚。那一阵子最迫切的希望,是自己变化成一朵床垫一般的大花摊开在阳光中间。晚上,向向在网上说话,有很长时间了,她在谈论到忧虑时没有今天这般坦然。感觉自己从事的一切,缓慢、停滞,连生长都带着挣扎不脱的着急。再过8分钟,她将从店里下班,然后坐地铁回来。
她给我看鸢尾花的照片,惊呼说,原来它是鸢尾花啊,你记得吗,我们在25号楼住的时候,楼底下就有它。在她小的时候,家乡的河岸边特别多,“我经常会采一束回家插在玻璃瓶里面。”她又说,“记得没很浓的香味的,就一点淡淡的清香。”
我想着,要给她一个花园。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在世

中美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