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李敖有知识

  李敖在29日评价韩寒说,“韩寒如果不超出他的本位,仅仅是写一些小说,他肯定可以写一辈子;赛车也可以尽管赛,因为这是健身的范畴,但他如果超出这个范围,就会很痛苦。”媒体一贯的惊悚手法将这句话归纳为韩寒进入知识境界就出局。时至今日,对李敖这个评论的评论仍然非常有限,不仅仅是数量上少有人谈论,而且谈论的时候也找不准李敖的痛脚。Twitter上对李敖的失望与嘲讽逐渐多了起来,这反映了一种普遍的心态。有一条推转述了王小山的话,“30之前不喜欢李敖是傻逼,30之后还喜欢它也是傻逼。”王小峰的博客《乱记》批评李敖,但是同样对李敖的知识层次一说缺乏应对。

  李敖这句损人之词似是而非却又带着天然的傲慢,让人不舒服但是很难反驳。他举例说,就好比你要和一个历史学家谈司马光的《资治通鉴》,你必须把294卷都通读一遍,“因为这是进入知识境界的先决条件”。李敖的陷阱在于,他巧妙地设计了一个让人无法反驳的论点,即你要谈论某事,就必须熟悉某事,毫无疑问,这符合思维以及言论的逻辑。如果单纯对反对知识,蔑视李敖说知识境界,表达自己不愿意进入其中的话,反而支持了李敖的话。在驳斥文坛时,韩寒可以不和文坛玩,这是因为文坛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了一个制度性、组织性的东西,它并非是一种普遍性的存在。而李敖说知识的时候,因为知识在现代观念中成为现代社会的基本特征,所以,如果蔑视知识,那么也就是对自身提出颠覆。这正是李敖的深意所在。

  但是,李敖的话其实根本无法立足,他谈论知识,但将知识囿于专科知识,在概念的替换中,让自己的逻辑看起来无懈可击。事实上,并非熟读《资治通鉴》才是进入知识的不二法门,这充其量只能是知识领域而不是知识境界的全部。李敖在举出这样的例子时,暗含的逻辑是知识唯他所独有,这是一种非常霸权、可憎恶的面孔。如果从这种思路去质疑李敖,那么反问就是,在谈论高等数学时,李敖是不是也跌出了知识的境界呢?李敖当然不会承认自己不在知识的境界之内,所以,他的这种批评,根本就是没有道理可言。

  不说对知识的怀疑,单纯从最古老的亚里士多德对知识的定义来看,知识是“真理与存在的科学”,既然知识如此,那么,通达它的道路难道只有一条?李敖将熟读文史典籍作为知识的境界,作为进入的唯一门径,这难免让人耻笑。如果认同他的说法,那结论只能是知识只在李敖一家所有了。

  百科全书的大人物时代早已经终结,现代人只能凭借自己的方式去在某一领域类不断潜入。李敖看不清这一点,反而以此来评判韩寒,这是糊涂到底还是私心纵横,不论如何,掉进他设计的陷阱里面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郭德纲相声里有过这样的句子,“不想当厨子的裁缝不是好司机”。李敖对韩寒的批评,说穿了不过就是披着知识的神圣衣裳,在做这荒谬的事。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听席琳·迪翁《我心永恒》二十周年纪念演唱

霹雳舞,陶金和80年代的记忆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