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谈,都来狂欢

  都市奇谈看起来荒诞不经,但却总是隐藏着狂欢化处理后对市井百态、沉重现实的批评声音。这种声音没有学术化那般庄严的面孔,也没有时评家的尖刻愤懑,却通过变形乃至狂想,将荒诞的结果放大之后,呈现出了所讲述对象的悲剧面貌。

  重庆晚报9月30日晚报描述了一件发生在街头的猝死事件,一个中年男子从银行取钱出来后栽倒在街头,经行人和120救治无效死亡。在正经分析了死亡的病理原因之后,晚报写:“市民对健壮男子的猝死有两大猜测:一,男子有心脏病,本来是取钱治病,哪知死在了路上;二,男子揣着巨款上街,心理负担增大,本来就有心脏病,结果猝死了。”

  第二条原因具有神奇的点化功能,它将巨款和压力、死亡联系在一起,隐约投射出这样的一个现实:背负巨款已经成为死亡的压力之一,更直接的说法是,金钱已经开始压垮人的生命。今年6月10,西安工人潘鸿强在西安华山厂车间内用一把机床刀自杀身亡。他的遗物之一是一张工资存折。截至他死前的5月26日,存折里只剩下0.46元。联系到潘鸿强的0.46元,1万5千元确实可以成为一笔巨款,并让一个人因为压力而猝死。一文钱难死英雄汉的旧训在这里重新复活了。

  奇谈怪论层出不穷,另外一则都市奇谈和死亡无关,但和超能力相关。8月份的一则新闻讲述了另一个故事,一个四川男子自称在吃了一块沙琪玛之后,打通了任督两脉,身体机能发生变化,自信活一百岁不成问题,他这样讲述那种奇妙的状态:“刚吃下去,一股暖流就涌上了心头。感觉自己腾空而起,越变越大,心越来越高。天空一下子就装进了我的胸膛。”

  同样,这是一个失败者,事业受阻、爱情失败,先前需要在阳光下暴晒、吸取热量才能入睡。

  他们需要一种幻觉、一个超常的通道或解释,才能容纳于这个时代的框架之内。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在世

中美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