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8

  晚上从燕郊返回草桥,车上接到了父亲的电话。他问:“你们去看房子了吗?”我说是,电话中简单介绍了看房的结果,父亲说:“那就订下第一套吧!”他为我拿定了主意,然后犹豫着要挂电话,随后又问:“和你妈要说话吗?”却又说:“在车上,就不要说了!”他和母亲今夜想必又睡不安稳,很多年来,他们没有睡过好觉。

  向向脸上发烫。秋天的风吹着她了,她将自己卷在被子里,两颊发红,心里的焦虑让她坐卧不安。在几天前,决定要买下这套房子时,她坐在我身边,说:“我心里很慌!”我们在天洋城等着中介,她在花园低矮的边沿上铺下纸张,让我坐上去歇脚。就在楼上,有一间房子被我们看中,我们想象着阳光和卧室。有点忧虑,有点紧张。

  小贺说,人生迟早得挨这一刀,他替我们计算各种方案,在网上安慰我们。但向向一直没说话,她的声音小了,整个人也柔软地靠在座椅上。我给小源电话,艰难地开口借钱,丁玎说,没问题。晚上刚到家,她的短信过来,说是已经转帐给我。我无法将感激与谢意完整地说出口。

  这是,一场复杂且艰难决定的前夜。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在世

中美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