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乡



  我第一次站在太平乡的街上时,背着一个帆布背包,尽管里面只有一台笔记本,一个剃须刀和一两件衣服,但还是觉得沉。所以我打电话给向向,让她出 来接人,根本没来得及观看太平乡街道的模样。然后,向向和她姐姐从旁边的斜坡上下来,我跟着她们,上坡进了民主路上的她的家。一直到后来,我才注意到,在 那个斜坡旁边,立着一块水泥碑,上面似乎写的是贺英同志什么什么,如果不是就义地,就是墓葬地,或者也可能是闹革命地什么的。

  和许多中 国小乡镇一样,太平乡沿着一条穿越镇子中心的公路成形,在公路两边,是年头看起来并不久的新建筑,大概有三层或四层那么高,沿街的铺面做各种买卖的都有。 在这条公路北边,有一道斜坡一直向西逐渐延伸,最终高出地面有一层楼那么多,这条斜坡上的街道应该就叫民主街,向向家就在民主街的北边。

   那是一栋临街的二层楼房,每户人家各自有上下两层,彼此紧紧地挨在一起,一层大多都是商铺,楼上可以住人。在接下来的几天,我在二楼从高处打量着这个镇 子,在更多的时间里,这里显得疏荡、寂静,那些年份并不久远的水泥建筑营造着一个小镇的日常生活。只是在早上,会有更多的惊喜,那个时候,对面楼房遮挡的 山峰显得更为青葱,有晨雾绵绵地萦绕在山头。显出了这个镇子清丽的一面。

  在向向还是小姑娘的时候,她曾经会去山上游玩,她给我讲述过那里的野花和草地,讲述过清澈的河水,讲述过在山野间的游戏。我问她你经常去的是哪个地方,她讲那是北边的山坡。但这山坡被对面的楼房挡着,我并没有看见。

   我从恩施和人包车过来太平,一路上车在山道中行走,路边不时有古旧的木楼出现,这些房子整体用木头构造,上下两层,马鞍形屋顶,远远看去,幽深而又执 着。房子前后或者是田地,或者是树木,也有稀疏的花园。在很久以前,向向居住在这样的屋子里,她精心照料着她的花,一天又一天,直到长大。

  现在,向向回家了,要过三个月才能重新归来。她在自己生长的地方,跟我讲,街上所有的人都生气勃勃,健康而美好,哪像北京!她又给我看自己拍摄的一种野果子,那是一种比樱桃还小的红色果子,密密麻麻地结在枝头。在另外一张照片上,我看见她蹲在树前,正在采摘。

  有一天,向向给我短信,惊叫说:“漫天星星落在山头上好漂亮啊!”她又说,这次从城里回太平感觉好远喔!我有点恍惚,似乎自己正站在太平的街上,看着向向挥着胳膊跑过来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听席琳·迪翁《我心永恒》二十周年纪念演唱

霹雳舞,陶金和80年代的记忆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