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两首

赋诗一首

啤酒,烤串,香烟
在我所接触的事物中
羊腰子骚不可闻
惟愿,我从未见识过它

大雨

年轻时看见大雨
我想到过马队、军阵
现在,甚至连腐朽的城市
也不再想到。站在屋檐下
雨无情地下着,从天空
倾落地面,在世界上
我站着看雨
就有失望
在背后看我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听席琳·迪翁《我心永恒》二十周年纪念演唱

霹雳舞,陶金和80年代的记忆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