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八哥和悼词


不要锋锐,不要切割,不要虚空
从白银到黑铁,SOG也会失败
就像闪电劈开夜空,花香侵蚀皮肤
一把折刀曾给我无限希望
现在,假如灵魂还算清澈
它会在梦里,隐身于黑暗

八哥
有只八哥住在鸟笼里
每到中午就开始说话
它说,“你好”,“白日依山尽”
又说,“Wonderful”,“不行”
这鸣叫像是钟声空空荡荡
有人午睡,有人等死,有人心有不甘
“啊。啊。”八哥又在惊讶
我希望它学会这句新词:
“啊。啊。你说啥”

悼词
来得太快了,还没有清算生前账单
没有金钱,没有著述,名声淡薄如纸
他的一生在水中捞月
才华、精气神也在水中蒸发
甚至不比一缕夏日的清风
这个人活着无声无息
惟愿鬼魂永生,有所发现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在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