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的眼睛才能看到它们的美

庄子《秋水》写道,“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

翻译过来是这样的:时值秋季,雨水连绵,千百条河流灌入了黄河。这时河面宽阔,波涛汹涌,两岸和水中沙洲之间相距遥远,看不清牛马形影。

两千年之后,罗兰•巴特描述了一场发生于1955年的巴黎大洪水,他说:

洪水使某些东西变得不寻常,清新了世界的观感,引入怪异但可解释的点:我们看到汽车仅剩车顶、路灯被截断,只见头部如睡莲般浮游、房屋被切割成像小孩玩的积木、一只猫被困在树上多日。

两段描写都对不寻常给予了惊人的关注,这种不寻常在于洪水改变了世界原本的面目,一切可见之物忽然变得陌生起来。

罗兰•巴特认为这种改变具有节庆的性质。

在某种程度上他是正确的,节庆从形式上有两个特征,首先,它中断了日常生活的进程,也就是说,节庆是一个顿号;

其次,节庆被纳入了许多不常见的东西,不管是旗帜、彩灯还是糖果、南瓜,它们出现在平日空荡荡的地方,成为一个闯入者。

在经历了漫长而疲惫的日常感知之后,猛烈的停顿与意外的事物带来一种新鲜的感受,使人得以感受到整个世界的新异面目。

感受的改变同时也影响到人的心智和情绪,从沉闷中解脱出来时,愉悦的情绪油然而生。

更新感受力的意义就在这里,它使人能从窠臼、麻木、习以为常中解脱,就好象摘掉眼镜,看到清晰、爽朗的世界,就好像从皮肤上扯下紧密的塑料布,裸露在雨水中。

阅读具有更新感受力的功能,它提供的奇异景象,使人能够觉察到意外的事物,也使人得以停顿下来。

从另一方面讲,旅游的目的也在于此,它允许人从已经熟视无睹的风景中脱身,在一个未曾习惯的风景中更新自己。

《纽约时报》报道香港曾经璀璨的霓虹灯在逐渐消失,一个孤独的工匠说:

“香港人非常熟悉这些霓虹招牌,所以多数人理所当然地不会多想它们,大多数时候,异乡人的眼睛才能看到它们的美。”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在世

中美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