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廊涿高速


导航仪小姐消失在声音背后,蓝色的箭头
从一片18英寸、延伸向广袤球体的灰色背景中浮现
我向后靠了靠,让后背贴上皮质的座椅
更深的灰色,直线或者不规则的折线和曲线出现又消失
留在车门内拉手上的雨滴还没有蒸发,雨长成了倒垂的森林
我记得,我问导航仪小姐:“没导错吧?”
其实我要问的是,导航可靠吧,或者说,我可以相信你吗?
地图如何与实际的道路重合,导航仪小姐,请你回答
在华北平原上,我完全失去了自己的位置
没有一个参照点是熟悉的,是树,是山峰,甚至是星空
如果我对天文学有足够的了解
只有雨确定是雨,当雨刷将它拨开
沿着光滑的透明平面缓慢滑动
密集地坠落到这个日子
我曾在一个电影的长镜头中看到过这样的一幕
一张空白的脸紧贴着玻璃
水迹长久停留之后,发生了惊心动魄的跳跃
他的目光随后失去焦点,像是看穿了无休止的雨雾
最后他的身体也失去焦点,恢复成一生的一
而在另一部电影中,周星驰飞向天空
火云邪神的击打剥夺掉他的重力的同时也淬炼去了他的杂质
或者说打破了基因锁的链条对他心灵之花的困扰
不过很明显,那一天并没有下雨
并没有水的流星落在他的脸上但他一样的光明
他一样让铁蒺藜开了花……
这时,车猛然停在了高速公路上
以交通法中最危险的禁止条令在密集的雨水中荡出一片空白的场域
向向打开车窗,欢快地朝着一条横穿马路的黑色小狗打招呼:
“嘿,狗狗,小心一点……”
小狗停住脚步看着我们,又迅速跑走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听席琳·迪翁《我心永恒》二十周年纪念演唱

霹雳舞,陶金和80年代的记忆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