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牡丹


在牡丹开花的日子人们赞美它,唯独我的赞美被它拒绝
开放,盛开,诞生,绽放,它拒绝了这些词

它需要另一个词,另一个世界观
指认它的花瓣旅途,从虚空降落、显现、漂泊、弹起、浮现、转生

爱因斯坦也没有发明它,它从过去来,从多样的源头来
来到这里

它的实体侵入空气的实体,它的绵密花瓣耸立着千万个城市
它占据了清晨,也接纳了浮尘,它还看了一眼天空中的云

我凝视着它,有时它是罗素,有时又是黄沙
它的美让阳光沸腾,我的赞美被它拒绝

这不可理解的奇迹的奇迹,博尔赫斯的疑惧
在1923年之前如此,在今夜依然如此,注定的周而复始


注:博尔赫斯《拉雷科莱塔》一诗中,将灵魂的消散与转移称为“不可理解的奇迹的奇迹”,并认为它“注定会周而复始”。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听席琳·迪翁《我心永恒》二十周年纪念演唱

霹雳舞,陶金和80年代的记忆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