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4:类型小说和诗朗诵

1.阿加莎所创造的有些什么?
  对小说给予品质上的区分这种观念来源于何处呢?简单点说,严肃小说和通俗小说是一对相对的概念,一般总是将崇敬献给严肃小说,通俗小说往往招致不屑。侦探小说被归于通俗小说的行列,自然也就蒙受了种种习见。在《阿加莎所创造的有些什么》里,结尾引述了一段博尔赫斯的话:“侦探小说制造了这样的读者:他们都犯一种特殊的疑心病,对什么都疑神疑鬼,不肯轻信,唯恐被人蒙骗了。”借助博尔赫斯的这种读者心理研究,勉强将侦探小说的坐标向较有价值拉过去了一段。

  这篇文章综述了侦探小说的发展史以及杰出的小说作家,对于要深入了解或研究侦探小说,可以短暂起到导航的作用。

2.小说类型学的勃兴
  韩寒的最新小说《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出版后,他在博客上贴出来了一篇日志来谈论这本书的出版以及“公路小说”这个概念,其中一段文字如下:“关于小说的好坏,我不能说什么,这也不是什么公路不公路的小说,因为这钟概念早已过时,很多创作者在创作新作品的时候都好似新认识一个姑娘,你总误以为自己那个是别人没玩过的,结果都是玩剩下的。好玩才重要。况且我总认为电影可以类型化,但好的小说一定类型化不了。

  好的小说一定类型化不了,这是一个好观点。好的小说因为过于丰富充盈,所以在拿概念限定的时候玩玩力不从心。摆脱类型小说的桎梏,这是韩寒个人的志向与努力。但是类型小说在当前的小说创作、出版与阅读中,却越来越成为一个重要的现象。在《小说类型学》的勃兴里,将小说类型的源头回溯到鲁迅的研究成果:“早在鲁迅先生的《中国小说史略》中就有六朝志怪,唐传奇,宋话本,明神魔、人情小说的界定和介绍,并且还将清代的小说细分为讽刺、人情、狭邪、侠义、公案、谴责等不同类型……”但随着时间因素的介入,这些小说尽管可以做出以上的分类,但类型创作与出版、阅读的意义早已经改变。

  这个时间段里的类型小说如何看待,却仍然是个大问题。

3.诗歌朗诵队
  1959年,在我们西安有一支诗歌朗诵队,活跃在古城各大剧场。这支朗诵队是由陕西省卫生厅《庆祝建国十周年卫生展览馆》中的优秀讲解员组成的,共有男女队员20余人。

  这大概就是超现实主义地将诗歌发扬光大的途径之一,也一直流传至今。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在世

中美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