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小说的可能性

  新浪推出微博小说大赛,从10月27开始一个月内,用户可以向新浪微博投稿角逐总价30万的大奖,参与方式是登陆“中国首届#微小说#大赛”专题页面进行网上投稿或编辑#微小说#+内容直接发布到微博投稿。

  且不说这是新浪推广自己微博的营销手段,从小说本身来讲,在140字内写出一篇小说是可能的吗?

  景凯旋在评论顾彬的中国文学垃圾论的时候,引述了顾彬的评论:
他说在欧洲,小说家已经不再讲故事,唯一还在讲故事的作家是美国人和中国人。我们每天的生活中,都有太多超出作家想象的故事发生,小说家需要的不是讲故事,而是揭示。
  景凯旋补充说:“实际上,除了将小说看做是单纯讲故事之外,那些即使不是为市场而写的作家,也因为无法提供某种独特的认识,于是才只好讲故事。”在这里,对小说的认识是超越故事,趋向于对生活的认识和揭示,按照米兰·昆德拉的话来讲,“认识是小说的唯一道德。”这种论断指向了小说的理想状态,也可以看作是评判严肃小说的标准。

  这里的论述是清晰的,那就是揭示和认识,而不是仅仅的阅读快感。所以,以是否是故事来判断小说,从叙事的本质来讲比你更不合理,因为叙事恰恰是认识的一种方式,好的叙事恰好能够揭示生活的状态以及那些被遮掩的东西。但是,这里提及的好的叙事首先就是和单纯的故事有所区别。它不以故事为目标,而是借助故事。差别就在这里。

  因此,好的小说应该是不排斥故事,但是以提供认识为指向。从这个标准来看,140字到底意味着什么呢?字数是否能够提供认识的可能,这种认识不是概念,而是具有内涵、丰富的把握?要达到这个目标,在140字里面以小说意味的形式提供认识,就必须不断地抽离其他附加在小说上的其他技术,这样一来,小说和其他文体的区别就回归到最初的状态之中:叙事。这也是微博小说所普遍采用的形式。

  但是,在140字里面,怎样叙事呢?怎样使它富有意味且包容更多的内容从而能使认识成为可能呢?精巧的构思是完成这个目标的唯一途径,这种精巧在于两个方面,首先,它在140字之内要保持形式的完整,其次,它要留下尽可能多的空白供读者来完成。设置悬疑或许是最佳的方式,危地马拉作家蒙特罗索名为《恐龙》的短篇小说这样写:“当他醒来时,恐龙依然在那儿。”这就是它的全部内容。在形式上,它是完整的,讲述了一件事,但是,小说留下的疑问却足够多,“他”在现实中不可能和恐龙生活在同一个时间,但在小说里却存在了,那么,这里只留下无始无终的一个场景,如何产生、如何发展都得靠读者自己去完成。这是一种想象力的游戏。

  迄今为止最优秀的微博小说或许是来自于日本的两个,其中一个叫做《妹妹的记忆》:
妹妹的记忆

小时候事故的关系,妹妹只能记得三个人——父母和我。在她16岁生日那天,我对她说:“如果你有了喜欢的人,就把我忘了、将那个人记在心里吧。”
“我才不会呢”,妹妹笑了。
第二年的某一天,妹妹和她的男友一起找到我,她带着哭腔对我说:“哥哥,我是谁啊?”

幼い頃の事故が元で、妹は3人の人間しか記憶できない。内訳は僕と両親。妹の16の誕生日に僕は言った。好きな人が出来たら、僕を忘れてその人を心に刻め。やだよ、と妹は笑った。翌年のある日、恋人の男と共に現れた妹は泣きそうな顔で僕に言った。「お兄ちゃん。あたし、誰?」

  在这个小说里面,奇异的故事蕴含着一种绵延的深情和悲剧的背景,时间、亲情、爱情、割舍、自我认同等等,许多复杂的主题纠缠在一起,让这篇小说显得最为夺目。

  另外一个小说是这样的,它叫做《精油》:
精油

男人在床上等死,他跟妻子说,想点支她喜欢的芳香精油。妻子略喜,准备好了道具,每天补充精油。 但是,男人并没有用来点燃,而是每天深夜独自一人偷偷喝掉了。他早已没有了味觉。第二年,男人死了。 一阵浓香包围了火葬场,抚慰着追悼会上除妻子外的每一个人。

寝たまま死を待つ男は妻に頼む。お前の好きなアロマとやらをやりたい。妻は少し喜び、道具を用意し毎日オイルを補充した。だが、男はそれを焚くことはなかった。男は深夜1人それを飲み続けた。味覚などとうにない。翌年、男は死んだ。火葬場を包んだ香りは、妻以外の参列者も癒した。
  在迄今为止新浪所刊发的微博小说里,故事也有,类型也足够多,但是这种空白却难以寻找,其中丰富主题的容纳就更难以看见。最终的获奖作品会是什么呢?那里能否有让人惊奇的作品出现。这都值得期待。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在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