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牛,蜗牛

  向向跟我说,你家三妹向你问好,隔了一会又跑来告诉我,我去看笨小隆了。

  向向家四层,从厨房出去,是个面积够大的露台,临街的一边筑着水泥栏杆,上面可以摆放花盆,如果我没记错,我见过一盆花摆在上面。前两天,向向跑来说话:“哈哈,我养了一只蜗牛!”那是在洗菜的时候她发现的,然后,她将蜗牛捉起来,放到了露台上的花盆里。那个时候,家里正热闹着,许多人都在忙碌。

  每天去看蜗牛成了向向的工作。她问我:“怎么养蜗牛啊,你查?”我在网上找养蜗牛的方法,向向就在给蜗牛灌水喝,网上有人说,要将蜗牛放在阴凉的地方,给它吃菜,然后一堆细节。我短信发给了她,不知道向向给蜗牛吃的什么菜。

  有天晚上,向向突然发来很多条短信,她说,蜗牛不见了,它是不是掉下去摔死了呀,它到哪儿去了呀,我是不是害了它呀?我劝她别着急,说不定藏起来了。隔着短信,这样的劝解又有多大的作用呢?

  第二天早上,向向告诉我,蜗牛找到了,藏在花盆的土地下呢。她探望蜗牛的功课又可以开始做了。她在家里呆着,一层的店铺营业还没恢复正常,她有时候下去看看,有时候摆摆货,有时候去看看蜗牛。我坐在电脑前,窗外太阳飞转,根本无法察觉它怎样从东边跑到西边,然后无声地落下。

  昨天向向告诉我,蜗牛不见了,这次是彻底不见了。不知道它去了哪儿。向向从小时候居住的村子里吃酒回来,给我看烟花,然后又传了一张蜗牛的照片给我。我说:“啊,这么黑!”向向不乐意了,她反问我:“哪里黑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美大战

听席琳·迪翁《我心永恒》二十周年纪念演唱

霹雳舞,陶金和80年代的记忆片断